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獐子岛实地调查:董事长说是天灾,当地人直指人祸

出处:上市公司 作者:北京商报上市公司调查小组 网编?#21644;?#24013; 2019-11-18

C2019-11-18新闻1版01s002

曾经上演扇贝跑路的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股?#36125;?#30721;002069.SZ)再次发生“黑天鹅”事件,底播虾夷扇贝出现大面积死亡。11月15日,獐子岛披露了关于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的结果,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2.78亿元,约?#20864;?#33267;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五年三次,“扇贝跑了”、“扇贝死了”的上市公司獐子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这是天灾”,到“我也不知道”,董事长吴厚刚的话为什么频遭质疑,北京商报上市公司调查小组成员第一时间奔赴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试?#20864;?#24320;獐子岛扇贝“黑天鹅”事件背后的真相。

獐子岛客运站附近建筑物

C2019-11-18新闻6版01s004

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长海县獐子岛镇

獐子岛:大面积突然死亡

个体养殖户:无类似情况

从大连市金州区杏树港(系辽东半岛距离长山群岛最近的港口,入岛两大中心港之一)乘坐獐子岛1号客船,历时2个多小?#20445;?#21271;京商报记者于11月14日上午10点半左?#19994;?#36798;了大连市长海县的獐子岛镇,这是第三轮扇贝“黑天鹅”事件的旋涡中心,也是上市公司獐子岛起步发家的地?#20581;?/p>

北纬39度,獐子岛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水温低、流速快、自净能力强,距离陆地56海里,是长山群岛中地理位置最好的岛屿,曾被称为“海底银行”。近年来,獐子岛频繁上演的扇贝“黑天鹅”事件让这个地方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在今年11月11日,獐子岛披露了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的风险提示公告,扇贝可能大量死亡。记者到达獐子岛的时间为11月14日,这一天距离虾夷扇贝可能大批量死亡的消息已过去三天,獐子岛镇的村民们显得非常淡然,对这起“黑天鹅”事件早已“免疫”。对于獐子岛近年来上演的“扇贝跑路、死亡”剧情,獐子岛镇的村民们似乎并不意外。

而与前两次“扇贝跑路、死亡”给出的官方理?#19978;?#27604;,这一次獐子岛给出的官方口径为,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根据獐子岛公开披露的信息,公司主要业务构成为养殖业务、加工业务、贸易业务,其中养殖业务是上述三项业务中毛利最高的,而在养殖板块,除了底播虾夷扇贝还有海螺、海?#24013;?#40077;鱼、海胆等土著养?#31216;分幀?/p>

据当地村民介绍,在獐子岛的养殖板块中,海螺、海?#24013;?#40077;鱼等海产品均不需投苗,都是自然野生产品,成熟之后采捞,只有虾夷扇贝需要投苗(扇贝苗最初只有火柴头大小,需要放在海上养殖至扇贝苗,之后捞出投海进行底播)。在长海县的各个岛上,养殖的扇贝品?#27542;?#20102;虾夷扇贝之外,还有海湾扇贝、栉孔扇贝两种。虾夷扇贝存活率?#31995;汀?#19988;养殖时间长,目前仅獐子岛、海洋岛(距离獐子岛20海里左右)、大长山岛、小长山岛养殖。

而獐子岛虾夷扇贝采用的养殖方式为底播,不同于以往海岛渔民浮筏养殖的方式,是把扇贝苗直接撒播到海底。

为了了解其他岛屿虾夷扇贝的生存情况,记者联系到了海洋岛的数位个体养殖户,据他们介绍,虾夷扇贝的存活率能达到20%、30%就已经很高了,但存活率达到10%以下就不太正常,一般养殖时间需要两年(这也意味着2019年?#29420;?#19978;来的虾夷扇贝是2017年撒下的苗)。

当记者问及今年自家养殖的扇贝情况?#20445;?#19978;述个体养殖户均表示,存活率大概达到20%多,跟往年一样并没有出现死亡率极高的情况。

扇贝苗

“黑天鹅”周期:五年三次

村民:2012年后就?#32531;?#22909;投苗了

“2012年之后他们(獐子岛)就?#32531;?#22909;投苗了,2012年之前收苗、投苗需要1个半月的时间,2012年之后收苗、投苗不到10天就完成了。”数位在獐子岛镇生活五六十年的村民透露。

如今的扇贝问题在獐子岛镇村民看来更像是一个多?#30528;?#39592;牌效应。“2012年开始投苗大幅减少,之后导致收成?#32531;茫?#27809;有钱就收不到扇贝苗,投苗也就开?#25216;?#23569;。”上述村民表示。而獐子岛首次出现的“扇贝跑路”事件就是在2014年,这正是2012年那批扇贝苗的收成年。

在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让公司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而这也直接导致了獐子岛在2014年前三季度由预盈变为亏损逾8亿元。

之后时隔三年,在2017年獐子岛再次因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出现了业绩巨亏的情?#24013;?#30001;于该事件,獐子岛也遭到了立案调查,在今年7月公司收到预罚单,遭到顶格处罚,董事长吴厚刚也被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投苗不如以前多、苗质量?#32531;謾?#28023;底被破坏”,这是獐子岛镇村民眼中扇贝“黑天鹅”事件发生的“必然原因”。

海洋岛的一家养殖大户?#32422;?#32773;称,“之前獐子岛都?#27425;?#20204;这收苗,现在都没有人卖给他们了,还欠我们海洋岛1000来万元没有给,谁敢卖给他们苗。即使给他们苗,也是把那些质量?#32531;?#30340;给他们,他们似乎也不在乎”。

“投的苗不如以前多了,质量还?#32531;茫?#27515;的比例能不高吗。”獐子岛当地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

除了獐子岛镇村民口中的“投苗量减少、质量?#32531;?rdquo;之外,海底环境也是造成扇贝死亡的一个原因。某不愿具名的海洋养殖专?#20197;?#25509;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21271;?#31034;,底播虾夷扇贝的?#29420;?#24037;具是耙网,就像耙子一样,一耙就容易破?#23707;?#24213;植被。

另外,据獐子岛镇村民透露,在捞出的死扇贝中,部分扇贝死去时间较久。在捞出死扇贝后,獐子岛还存在将死壳再度扔回海里的情况。

死亡的扇贝

公司经营:工位基本人满

工作人?#20445;?#32463;营正常

为了解公司目前的日常经营状况,记者也走访了獐子岛在大连市的办公地点。大连市中山区港兴路6号富力中心写字楼27层,即獐子岛年报中公开披露的办公地址。记者进入富力中心写字楼27层,该层均为獐子岛的办公区域,经常会有员工进出,之后记者进入了獐子岛的内部办公区,工位上基本人满,工作人员称公司经营情况正常。

根据公开信息,獐子岛渔业集团通过一系列的改制成为股份有限公司,于2006年登陆A股,在公司招股书中獐子岛也表示,公司独立开发海域养殖面积居全国同行业之首,其中虾夷扇贝底播增殖面积、产量居全国首位。而如今,獐子岛辉煌早已不在,自2014年“扇贝跑路”事件之后,獐子岛的下坡路也开?#25216;?#36895;。

财务数据显示,2014-2018年獐子岛实现归属净利润?#30452;?#32422;为-11.9亿元、-2.43亿元、7959万元、-7.23亿元、3211万元,在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超3000万元。此外,2017、2018年獐子岛还连续两年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

面对当下的窘?#24120;?#29520;子岛在11月15日表示,规划自2019年至2020年6月底之前,完成?#29260;?#28023;况相对复杂的海域或暂停部分适用海域约150万亩,根据海域使用相关规定,每年可节约用海成本约7000万元。而根据獐子岛此前披露最新信息,公司确权的虾夷扇贝底播规划面积约230万亩,这也意味着公司将?#29260;?5%的虾夷扇贝底播海域。

同?#20445;?#29520;子岛也再度提及未来要加快落地“瘦身计划”,但似乎并不顺利。在今年9月28日,獐子岛披露了终止重大?#20160;?#30340;出售事项,公司原拟出售大连新中海产?#31216;?#26377;限公司100%?#25159;ā?#26032;中日本株式会社90%?#25159;ǎ?#20294;最终未果。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北京商报上市公司调查小组/文并摄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35748;擼?10-64101986

商报地?#32602;?#21271;京市朝阳区?#25512;?#37324;西街21号 ?#26102;啵?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闲来宁夏麻将外挂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海王捕鱼2下载安装 腾讯分分彩计划全天计划网页版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 99电玩李逵劈鱼哪咤 彩世家旧版 黑龙江时时彩预测 北京快乐8是不是真的 必赢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重庆时时怎么操作 黑龙江时时网 麻将各种胡牌概率 彩世家下载 pk10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快乐10分官网